通胀刺激扩产冲动 谨防产能过剩抬头

文章正文
2021-06-25 13:58

  新一轮产能过剩风险可能正在累积。近日,国家发展改革委约谈了一季度能耗强度不降反升的部分省区,要求加强对高耗能、高排放项目监管,把不符合要求的“两高”项目坚决拿下来。国务院常务会议进一步强调,要着力调结构,抑制高耗能项目。

  现在,一些地方上马高耗能、高排放项目冲动依然强烈。他们以扩大内需为名,大搞高耗能项目主要有两个原因。

  其一,新冠肺炎疫情以来,我国经济在全球率先复苏,但经济恢复并不均衡。其中,一个显著特征是工业率先回暖,上游强于下游,煤炭、钢铁、有色等行业有所恢复。特别是去年以来部分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,一些品种价格连创新高。数据显示,5月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(PPI)同比上涨9%,涨幅为近年来新高。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价格同比上涨99.1%,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价格同比上涨38.1%。这让一些企业对市场前景非常乐观,企盼重回过去资源价格一飞冲天的时候。

  其二,我国已经宣布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、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。于是,有些地方把碳达峰当成“碳冲锋”,打的算盘是在碳达峰前尽可能多排一点,争取一个更大的峰值。

  应清醒地看到,目前大宗商品价格暴涨,有供给端和需求端阶段性错配的因素,但主要是受部分国家货币超发、流动性过剩等多重因素影响,使大宗商品市场出现了金融化、资本化趋向。这并不是需求的根本性恢复,是不稳固和不可持续的。一旦需求放缓,这些高耗能、高排放项目,只能黯然收场、损失惨重,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。一些地方“碳冲锋”做法,也是把压力后移,峰值太高将使未来碳中和压力加大,实现难度剧增。

  事实上,2015年底以来,我国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并取得明显成效,钢铁、煤炭等相关行业集中度和企业利润都有所提升,为行业良性发展打下了一定的基础。值此关键时刻,如不保持定力,任由高耗能、高排放项目死灰复燃,将可能累积新一轮产能过剩风险,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大打折扣,难以实现行业的转型升级和由大向强的跨越。

  再往深里说,高耗能、高排放项目抬头的核心是新旧发展方式的博弈。在发展方式的选择上,人们很容易受思维定式和路径依赖的影响。应该看到,过去高投入、低产出,以资源环境为代价的粗放型发展模式已经到头了,我国经济已经步入了新的阶段,创新、协调、绿色、开放、共享成为新的发展理念。我们要牢牢把住这个方向,不能只看到市场需求暂时回暖带来的短期利益,要保持足够的战略定力,坚持不懈、持之以恒,才可能真正推动并实现我国经济的转型升级。

  为此,对于高耗能、高排放项目的抬头和新一轮产能过剩风险的累积,应保持高度警惕,抬头便打,决不手软。同时逐步实施产业转移,合理有序释放先进产能,实现新旧产能有序接替,统筹考虑区域发展和产业布局,提升产业集中度水平,打造具有较强竞争力的企业集团,推动产业和经济高质量发展。

文章评论